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南陈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消息

第三百六十四章 消息

2019-06-07 06:37

  蒲月里柳家人被押解至京,受大理寺鞠问,牵扯吏部上下与太原大小官员十余人。此中柳志飞及柳家官员尽数斩首,年十五以上者戍边流放,年十五一下皆没为官奴,受连累的官员及家眷亦都戍往边境。这场皇帝盛怒的朋党之案并未因而终结,朝廷上下无不小心翼翼。

  就在端午节齐氏入宫,她带给了顾蓁一个来自于边关的动静,乃是顾书棠蜜丸封纸,比及齐氏走后顾蓁展开才见写的乃是“未及已生”四个字。顾蓁手一抖,轻飘飘的纸落在桌子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站在远处侍立的薄荷闻声问道:“娘娘?”

  “下去!”顾蓁哆嗦着声音抬手指着门口,斜眼看了一眼薄荷道:“你们都下去!”

  薄荷不敢问发生了什么,赶紧冲着殿中宫人摆了摆手。她走在最初,担忧的看了一眼垂头站在殿内的顾蓁,然后关上了门。

  顾蓁发抖手想要从头将桌面上的纸张捡起来,却测验考试了几回就像是那纸点着火似的,火焰燎着她的指尖让她非论若何都下不了手去碰那张纸。可是那纸正好显露了反面“未及已生”四个字,亮堂堂的落在她的眼底。

  她的喉咙啜泣了一声,似乎想要寻求什么支持似的环视四周只看见冰凉的椅子和华美的陈列。可这些工具都是没有生命的,给不了她想要的任何平安感。那殿外的活生生的人,她却什么都不克不及跟她们说。

  最初她只能寂然的倒在死后的黄花梨椅子上顺着姿态仰起头看向长安殿的殿梁。那殿梁之下也是铺着雕镂着各色花草飞鸟,是这宫中常见的容貌。她脑子里乱纷纷的,手无认识的抚摸着打蜡滑腻的交椅把手只为了给本人还活在这世界上的一点抚慰之心。

  她不晓得在想什么,也不晓得时间过了多久,终究从椅子上坐直身体再次硬着头皮看向那四个字,最初仍是拿了起来放在了面前。

  她想起本人已经想要顾书棠做的工作,想要给姜家添的罪名,却没有想到本人什么都没有做,姜家就毫不勉强的做了卖国贼!

  是柳家的贬斥让他们感觉害怕,仍是皇族的滔天势力迷了眼睛。

  北齐见缝插针要说动姜家,只需许诺给对折疆土令姜家划洛水而治,姜家又有什么不情愿的呢。北齐有了一半南陈,打过洛水也不外是时日上的问题而已。

  顾蓁惶惑然看着那纸,手尖哆嗦着连带着宣纸也哆嗦着,令她不晓得是不是本人害怕的在掉眼泪。她有些好笑的想,这个时候静安本人还在想幸亏适才她把宫人打发了出去,否则哭在别人面前可如之奈何。

  可是这么一想也不外是一点想头罢了。

  她摸了一把冰凉的眼泪,本人走到一旁的抽屉里面拿了出来点起了一支宫灯里面的花烛。她将纸放在烛火之间点燃,比及火焰吞噬了一半的纸张似乎要燎到本人的时候才扔在一边的痰盂里面。小小的痰盂里面没有水,只要火苗倏忽之间蹿升至痰盂口随之霎时变为了一片安寂地纸灰。顾蓁又点了几张抹了墨的宣纸混在一处烧了,便抬手倒了一盏凉茶入内将纸灰冲散。

  她整小我像是一块冰又像是一块炭,炙烤起来又冰凉下去。

  顾蓁吹着眼睛望着炭盆之中的那一点最初的踪迹,终究调转过甚去道:“薄荷,进来为本宫打扮!”

  薄荷进来看见她的容貌也是吓了一跳,却也晓得本人不应问,眼睛撩了一眼痰盂便道:“娘娘何苦写个诗还要为难本人呢,奴仆看了也怪心疼的。”

  她吹灭了殿内花烛,打开了窗户让阳光落进来,却没有叫人碰那痰盂,只是命人取了打扮用的热水进来。

  顾蓁深吸了一口吻,不知为何蒲月艳阳落在本人的身上却冰凉的恐怖,叮咛道:“不知为何气候有些冷,你们添个手炉给本宫。”

  她说了冷,谁还敢只添个手炉。早就收了起来的炭盆和汤婆子全都翻了出来纷歧会都端了上来,顾蓁这才感觉好了些,由着薄荷为她洗了脸从头抹了一层胭脂。

  顾蓁心里面告诉本人什么都不克不及说,绝对不克不及够告诉别人,只能叮咛道:“本宫要写一封家信。”

  薄荷扶着她走到书案之前,她的脚步仍然有些踉跄。

  顾蓁提笔写了几句往日家常话,终究咬着牙用她习用的瘦金体写到:“本宫从来不惯与其他妃嫔往来,很多工作常怕力有未逮,只得按旧制循之。”

  最初的之字她笔尖重重一顿划出铁笔银钩一般的笔锋,似乎是为了证明她所下定的决心。顾书棠看了这封信必然会大白,所有的工作,身为贵妃亲族的顾家绝对不克不及插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姜家一步步走向叛国的路,只能适应着一切的成长,以至放纵着这场勾搭和和平的秘闻。

  遍地军务都有密报直至京城,若是沐国公晓得这等工作必然会借此密保萧屹请萧屹详查。若是顾家措辞,生怕就会让萧屹心中有所芥蒂。

  她寥寥一笔,大概是这个国度的走向。

  昔时深闺习字之时,顾蓁还从未想过她特地习过的瘦金体味写下这些工具。

  顾蓁深吸一口吻,将信纸折好塞入信封,连蜡封都没有就交给薄荷道:“去吧,送去给边关,叫哥哥好生驻守边关为国尽忠,这才不孤负陛下待顾家的恩惠膏泽!”

  她最初的一句话说的轻飘飘的,只要抓紧这封信才有一霎时的脚结壮地。

  顾蓁最终将这封信推了出去,回身走向殿外。她并非是昔时第一次读史乘时为了家国忤逆愤恚的姑娘,也不是看了一眼隐忍和疾苦便感觉压制的少女。她必需忍耐,学着期待机遇将仇敌一击必中。

  她得到了的是最后的无邪和胡想,成为了一名实其实在的政客。

  阅读南陈后妃书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速键:← 快速键:回车 快速键:→)

  作者:善良的蜜蜂

  作者:心星逍遥

  作者:令郎不歌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http://seasoningz.com/nanchen/259/

推荐笑话段子